新闻中心

罗湖区原地税局一干部潜逃4年后被抓捕归案

取保候审期间出逃国外,后又偷偷潜回国内;整日疑神疑鬼,出门必戴口罩;原本想一走了之逃脱刑罚,结果惶惶数年后再被看押……2019年3月4日,潜逃4年多的陈丹霞被抓获,她也成为今年以来深圳追回的第4名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案件在逃人员。

2006年11月,深圳市路灯管理处招待所停止经营,向深圳市原地税局第一稽查分局申请注销税务登记。时任深圳市罗湖区地税局科员的陈丹霞主办此事,核查中她发现招待所尚有未缴清的税款,遂告诉该招待所需要补交几百万元欠税,否则无法办理注销登记。为让陈丹霞帮忙尽快办理注销手续,招待所负责人陈某华送给陈丹霞15万元人民币。事后,陈丹霞也“默契”地没对招待所欠税一事进行追查,为其办理了注销手续。

2011年7月,陈某华担心送钱一事被司法机关调查,因担心被查,向陈丹霞追要当年所送钱款,陈丹霞也予以退还。但事后案件被查,陈丹霞被检察机关依法逮捕,后被取保候审。2014年2月,罗湖区法院以受贿罪判处陈丹霞有期徒刑10年。陈丹霞不服,提起上诉,当年9月,深圳市中级法院裁定维持原判。得知终审判决结果后,陈丹霞随即在取保候审期间出逃泰国。

2018年11月,深圳市对外逃人员进行大起底。陈丹霞案转由深圳市追逃办接手主办,并被列为2019年重点案件,一张追查陈丹霞的法网就此铺开。

出逃至今已4年多,陈丹霞是否仍在泰国?虽然总会留下蛛丝马迹,但突破口在哪里?顺着“出逃泰国”这一仅有线索,专案组开始了调查,每天收集信息,推演案情。随着调查的深入,一个细节引起了专案组的注意,陈丹霞的家人近年来既未去过泰国也未与泰国方面进行过联系。“陈丹霞会不会不在泰国?”顺着这一思路,专案组经过进一步调查判定,陈丹霞藏在泰国的可能性不大,很可能已经潜逃回国。

今年春节前夕,已经离婚的陈丹霞,作为一个看重传统习俗的陆丰人,她有没有可能在此时与家人团聚?为了核实这一想法,专案组放弃假期,兵分两路,一路到陈丹霞父母家,另一路到其子女处。然而,连续蹲守多日,却未见陈丹霞露面。

为打开工作局面,专案组加大对信息的收集和分析力度。这时,一处住所进入了专案组视野。经过勘察,专案组发现,此处有一名与陈丹霞年龄相仿的女子,除了带小孩下楼玩耍,几乎不出家门,而且出门必戴口罩。在一次侦查中,办案人员正好与这名戴口罩的女子和一名男子迎面相遇,而这名男子就是陈丹霞前夫。几乎可以确认这名女子就是陈丹霞,至此,专案组决定收网。

3月4日,陈丹霞被抓捕。见到办案人员时,陈丹霞反倒一阵释然,像是终于等到了另一只靴子落下来,反复地说自己“好累啊”“好可怜”。据她交代,潜逃这4年多,自己成天拜神,祈求有一个平安晚年,现在却只能重新接受刑罚,原以为出逃是解脱,结果只是让自己活得更加沉重。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