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深圳民警50余小时赴外地追捕:嫌疑人落网了 民警累倒在地

黄志勇(右一)与同事押解嫌疑人回到深圳。

广西南宁,黄志勇在车上小憩。

图为黄志勇在病历上签下“不同意住院”。

图为黄志勇妻子到深圳北站接黄志勇回家。

 

1月7日晚10时24分,深圳北站,一辆由广西南宁开往深圳的列车在夜幕中缓缓到站。当旅客们逐渐散去后,6号车厢走出一群特殊的乘客:深圳市公安局扫黑专案赴外抓捕组的6名民警,和2名被押解着的重要涉黑嫌疑人。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方洪声,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局长段廷杰专程到站台迎接,并向抓捕组表示慰问。

嫌疑人的落网令人振奋,然而抓捕组6名民警眼中却满是疲惫:从深圳到南宁,这支平均年龄44.7岁的队伍辗转上千公里,寒风中冒雨彻夜蹲守,连续50多个小时几乎不眠不休。

队伍中51岁的黄志勇,从警已有30余年,长期奋战在刑侦一线的他主攻大案要案,有着丰富的基层办案经验。2018年11月,为配合深圳市公安局扫黑除恶攻坚队办理某扫黑专案,黄志勇加入专案组,工作强度和要求跟以前相比都有了更多的挑战,加班出差更是常事,“两个月有一半时间在出差办案。”

此次抓捕过程中,因为连续50余小时高强度工作,黄志勇一度晕厥,所幸经医院检查治疗暂无大碍。“穿上这身警服,就要担负起这份责任。”黄志勇说。

元旦赴外地追捕

连续蹲守抓获嫌疑人

今年元旦假期,黄志勇和同事没有停歇。1月1日中午,正在加班的他与同事临时接到紧急任务,要赶赴广西对两名涉黑案件嫌疑人进行抓捕。时间紧,任务重,黄志勇与同事们迅速做好准备,2日中午就搭乘航班抵达了南宁,在当地警方的协助下继续开展研判工作。在确认嫌疑人可能在马山县落脚后,3日一早,抓捕组又马不停蹄赶赴马山县。

经过进一步的摸排,专案组成功锁定了其中一名嫌疑人的车辆的停靠位置。为了不打草惊蛇,配合统一收网行动,抓捕组决定在附近进行蹲守。

当时,南宁阴雨连绵,气温也降低了不少。负责蹲守的黄志勇把当时能穿的衣服都穿上了,还是感受到了阵阵寒意。“下雨,再加上连续赶路的疲劳,那会儿可能已经有些着凉了。”黄志勇回忆道。然而,因为不清楚嫌疑人何时会出现,蹲守过程中黄志勇与另一名同事一刻也不敢放松警惕,只能偶尔交替小憩。

在黄志勇两人冒雨蹲守的同时,抓捕组其余民警也正顺利展开对另外一名嫌疑人的抓捕工作。凌晨4时许,专案组下达了统一收网的行动指令,两组民警果断出击,成功将两名嫌疑人抓获。

抓到嫌疑人并核实身份后,抓捕组终于松了一口气,立即把嫌疑人押到当地看守所,进行突击审讯。等审讯工作结束,已经是4日下午五六时。至此,抓捕组民警才想起来,他们早饭和午饭都没有吃。

“当时我们吃了一碗‘老友粉’,第一次吃到这么香的粉。”黄志勇笑道。

50余小时不眠不休 一度晕厥却签字“不同意住院”

赶路、蹲守、抓捕、审讯,专案组连续奋战,始终都在高强度的工作当中。在这期间,年龄较大的黄志勇已感到不适,但他却没有声张。5日中午,当抓捕组忙完工作正准备坐下吃饭时,黄志勇突然毫无征兆地倒下了。

“那时大家在吃饭,突然听见一声响,就看见勇哥(黄志勇)倒在了地上。”抓捕组组长李赟琦回忆,当时大家连忙过去扶,发现黄志勇眼睛向上翻,嘴里还有白沫,晕厥状态持续了将近一分钟,“没想到他醒来第一句话是‘我没事’。”

对当时情况,黄志勇事后回忆:“只觉得非常累,想休息,头就趴在了桌子上。我猜是之前蹲守时着凉了,加上没有吃降压药的原因。”原来,黄志勇患高血压多年,此前每天都需吃药。3日晚上的蹲守抓捕以及4日白天的突击审讯,他忙得饭都顾不上吃,药更是忘了吃。

之后,队友们将黄志勇送到了医院。南宁市第一人民医院门诊病历显示,建议“患者住院检查治疗”。想到案件还没有了结,为不影响工作,黄志勇不顾同事劝说,坚持拒绝住院,并在门诊病历上手写签下了“不同意住院”的字样和签名。

妻子来接站,坦言理解支持

在南宁经过短暂休整,7日晚,抓捕组押解两名嫌疑人乘坐高铁回到深圳。黄志勇的妻子跟随迎接队伍前来接站,夫妻两人双手紧握,却没有说话。

在随后简短的座谈会上,黄志勇妻子坦言是在黄志勇准备回深时才得知他曾在办案中晕厥一事:“老黄(黄志勇)一直这样,从来不说让家人担心的事,我也理解他办案辛苦,会继续支持他的工作,不过还是希望他能注意自己的身体。”

会上,段廷杰再次对抓捕组的辛苦工作表示感谢,并特意叮嘱黄志勇要尽快到医院进行检查治疗。“现在已经预约了医院的检查,案件后续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治疗完我肯定还是要继续投入到工作当中。”黄志勇说。

记者了解到,黄志勇现在正在家里休养,等待办理住院手续。

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深圳警方积极推进开展相关工作,并成立了市公安局扫黑除恶攻坚队。这次扫黑专案抓捕行动的成功收网,也拉开了2019年深圳扫黑除恶攻坚战的序幕。

深圳晚报见习记者 高灵灵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